《坐棺童》主角刘先生冷汗在线试读完整版_168小说网

坐棺童

坐棺童 连载中

坐棺童

时间:2021-02-22 07:22:35 分类:灵异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尧五 主角:刘先生冷汗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尧五原创的灵异小说《坐棺童》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刘先生冷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坐棺童,撒米花,阴人过道,活人坐棺!十岁那年,我坐爷爷棺,却没想他居然想将我带走,而且平时那些人也全都想要我的命……...

精彩章节试读:

李大奎家一片混乱,本来显小的院中满是忙活的大妈大婶,听报孝(人死后放的鞭炮)的声响,想来应该死了没多久,估计现在连棺材都还没造出来。

当我被马大苗他们带着来到院子时,院中的大妈大婶全都停下手中的工作,像是看见瘟疫似的纷纷让开一条路,然后冷眼看着我。

不时还有大婶对我指指点点,其中那些帮忙抬棺的妇人最甚,她们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和恨意,但在这些恨意中,最为强烈的还是李大奎家里,正坐着哭丧的李婶,但那哭丧声听在我耳中,居然让我感觉有种猫哭耗子的意思,因为那哭声实在太假,太假!

她见我到来,马上停止哭丧,疯似的冲到我面前,抬起巴掌又像朝着我脸扇过来,看着她扇来的巴掌,我心中充满愤怒。

自己的耳朵就是被她打聋的,现在又朝我打来,而且看力道,是想把我打死的节奏,这真的是当我好欺负?

不过这次我没有躲开,而是平静却又不掩饰心中怒火的看着她。

巴掌在我只有一寸远时停住,是被一旁的马大苗抓的。

看着自己扇的耳光突然被抓住,李婶先是一愣,然后看着马大苗,用力抽着被抓住的手,只不过她抽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这让她的脸涨的通红。

接着恼羞成怒,另一只手猛的朝着马大苗扇了过去,也许马大苗是没反应过来,只听啪的一声,他的脸上就出现一个红色巴掌印。

马大苗是什么人,二傻子,一根筋,他莫名其妙的被打一巴掌,哪里管的了那么多,马上爆发,一把将李婶推到在,朝着她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李婶生性刻薄尖酸,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不过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能奈何村里有名的二傻子,所以只得坐在地上撒起泼来,一通骂人的话说出,

“好!你个二傻子,你个天杀滴,挨千刀滴,我男人刚死你就欺负我,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二傻子欺负我一个男人刚死的寡妇,这还有没有天理……”

只不过她这撒泼并没有为她获得同情,那些帮忙的大婶们只是冷眼旁观,她就如同一个小丑独自表演着。

这就是山村,这就是人性,李大奎在世的时候,她威风凌凌,不过李大奎刚死,却变成如今这模样,虎落平阳被犬欺也不过是这道理,不过她也算不上虎。

李婶大概也看出事情不对,索性就不骂了,气的她直接从地上跳起,随手带了一把地上的泥土,朝着马大苗就丢了去,丢完后扯着她那鬼哭狼嚎般的嗓子,冲进房间。

马大苗被这把土撒在脸上,吃了一嘴土,气的他啊啊的大叫,不过见李婶跑了进去,也不好说话,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李大奎的房间格局和我家差不多,都是一个堂屋两间厢房,不过他们只住一间,另外一间空着用来储存杂物。

我们来的是右手边的,房间里一片昏暗,只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大概,一张床,三个木柜,和一个老旧的梳妆台。

房间里还照着一盏灯,在微弱的灯光下,李大奎被摊在哪里,被一床被子遮住,看不清其面目。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他们带我来这里是什么寓意,只不过当马大苗揭开盖盖在李大奎身上的被子时,整个人汗毛炸竖。

只见李大奎穿着一身和爷爷过世时青黑色寿衣,带着一顶寿帽,打扮和以往过世的老人没啥两样。

但在他的脖颈处,出现出现了一道渗人的鲜红痕迹,而且脑袋比身体底了一个身位,那居然是接上去的,双眼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嘶!”我倒吸口凉皮,不敢在看下去,不过却被马大苗拉住,然后他又拔开李大奎的寿衣,这一看我如同在三伏天被一桶冰水从头浇至底,来了个透心凉。

因为在李大奎的胸膛上,赫然出现一个死字,那字是一刀一刀划上的,上面的血鲜红刺眼而且还未干透。

“这……这……这是谁干的!”

他们没有回答我得问题,只是沉默的看着李大奎的尸体,脸色惨白惨白。

由于李大奎没有子嗣,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是不允许将灵堂设置在自己堂屋,只得在院中打个竹棚用做灵堂。

棺材是快天黑时才漆好的,送棺材的人来了之后,还有个我意想不到的人来了,那就是刘先生。

他是被村里的王老头请来的,用他的话来说,完完全全是看在王老头的面子。

王老头是村里最年长的老人,今年已经快一百岁,是村里的老中医,可以说十里八乡所有的小孩包括老一辈人,都是吃他的药长大的,这也使得他在我们这的威望很高。

按照习俗,入棺的第一晚没啥事情干,只留下守灵的人就够了,本来是该李婶守灵,被刘先生拒绝,其理由是他们八字相冲,不宜守灵,所以最后留下守灵的人只有我,刘先生,和马大苗。

我们三个人坐在棺材旁,看着棺材前燃烧的长明灯,气氛很是尴尬,不管是刘先生,我,还是马大苗,三个人相互之间都有矛盾和意见。

比如我,对刘先生那天离开的事情,让我对他有丝抵触,刘先生则是马大苗那天的不尊敬,肯定让他心里很是不爽,马大苗就不用说了,村子里就没有他不得罪的人,这一切就导致了三人将近坐了半夜都没说过一句话。

最后还是马大苗受不了这沉闷的气氛,提出要去上茅房。

刘先生看马大苗走远,转头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憋的个脸通红,最后我实在忍不住破口笑了出来。

说实话,那天的事情真的不怪刘先生,平心而论如果换做是我,估计和他的选择也差不多,毕竟爷爷那事情他已经帮我的够多了,不过这道理还是回家后母亲对我说的。

“刘先生,谢谢你”

最先还是我开了口,说实话如果让他放下老脸认错,估计不可能。

“这个也是我不对了,不过没事最好,没事最好”刘先生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他又问我:

“李大奎的尸体你见过没,你有什么看法?”

我听他这么说,脑海中浮现出李大奎尸体那恐怖的死法,不由的咽了口吐沫,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棺材说:

“他的死法好像和那天家禽的差不多,你说这会不会是我……”爷爷这两个字没有说出口,但刘先生依旧能听明白,只见他摇了摇头,然后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走到我身边用一种只有我两能听见的声音说:

“我觉得这是那个算计你的人干的,那天我在他们院子里,发生所有死去的家禽,全都是先死,然后才被人砍断脖子,这明显将矛盾引向你爷爷”

他这话让我身体一震,心里对那个算计的人恨透,但与此同时也解开了心中的一个结。

整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因为如果这一切真的是爷爷所做,我不知以后该怎么面对它。

“还有这李大奎的死有些蹊跷,我来的时候检查过,他似乎也是死后才被人砍掉头颅,而且在他的头颅哪里有道深深的勒痕,像是被勒死的”

还没等我消化爷爷的时,刘先生又扔出一枚炸弹,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心里就盘算着,如果是被勒死,那肯定会挣扎,如果挣扎就会有动静,如果有动静,他媳妇不可能发现不了,那么……

夜风呼呼吹过,吹的竹棚上的油布哗哗作响,吹的我打了个哆嗦,后面我没有在想下去,因为越想越可怕。

刘先生见我这样子,也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他边拍了拍我肩膀,长叹道:

“别想那么多,也许她是真的没发现了?”

我没有回答,而是从一旁拿出的纸钱,走到李大奎长明灯前火化,刘先生站在我身后,保持他那特有的平静。

纸钱火焰燃烧着,映照出我一脸惨白。

相关内容推荐:

夜眼

编辑夜眼点评:

《坐棺童》这本书写的很好从章节到内容都能给读者以新的感觉同时能吸引读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坐棺童